首页 > 专题专栏 > 商标服务 > 以案说法 > 最高院知识产权审判案例

云南滇虹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与汕头市康王精细化工实业有限公司、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商标行政纠纷申请再审案

时间: 2018-03-08
收藏 | |

  【基本信息】

  文号:2007)行监字第184-1号

  时间:2008八年12月25日

  审级:再审

  法院:最高人民法院

  【法院观点提要】

  注:以下“1”代表判决书中第一个“本院认为”部分的第一段,以此类推。

  【1-商标使用不合法不算使用】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第(四)项规定的“使用”,应该是在商业活动中对商标进行公开、真实、合法的使用。从商标法第四十五条的规定来看,判断商标使用行为合法与否的法律依据,并不限于商标法及其配套法规。对于违反法律法规强制性、禁止性规定的生产经营活动中的商标使用行为,如果认定其法律效力,则可能鼓励、纵容违法行为,与商标法有关商标使用行为规定的本意不符。

  【判决原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驳回再审申请通知书

  (2007)行监字第184-1号

  云南滇虹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你公司因与再审被申请人汕头市康王精细化工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王公司)、原审被告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以下简称商标评审委员会)商标撤销行政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2007)高行终字第78号行政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你公司的再审申请进行了审查,并于2008年5月22日、6月10日两次组织各方当事人进行听证。你公司代理人蒋洪义、刘春田,商标评审委员会代理人臧宝清,康王公司代理人马翔、邵宇力参加了听证。本案现已审查完毕。

  你公司申请再审的理由是:(一)终审判决对商标法规定的“商标使用行为”合法性的理解错误。评判商标使用行为合法与否的法律依据,应当是商标法及其配套法规,即使使用商标的产品的生产行为不符合其他法律法规的规定,其法律后果也仅限于其他主管部门依据相关法律规定来处理其违法生产行为,而不应该导致商标主管部门也以商品生产销售违法为由来处理该商品上的商标使用行为。终审判决混淆商标使用行为与商品生产行为之间的界限,以商品生产行为的违法性来否定商标使用行为的合法性,缺乏法律依据和法理依据。(二)即使按照终审判决所采用的评判标准,在证据3和5中“康王”商标(注册号为第738354号,以下简称复审商标)的使用仍然属于合法使用。尽管《化妆品卫生监督条例》和《工业产品生产许可证管理条例》规定,只有取得化妆品的生产许可证和卫生许可证后,才能生产、销售化妆品,但是,上述行政法规并未禁止企业在取得相关许可证之前先行生产化妆品的包装容器。(三)如果以违反许可证管理制度为由否定再审申请人对复审商标有合法使用行为,则连续3年来使用也是因为政府政策性限制造成的,属于有正当理由不使用。(四)终审判决不仅违背了商标法关于撤销3年不使用的注册商标制度的立法宗旨,而且在客观上助长了不正当竞争行为。商标法第四十四条设立撤销连续3年不使用的注册商标制度的目的,在于清理因注册人没有使用意愿等自身原因导致商标长期被搁置不用的“死亡”商标,避免商标资源的浪费。对于按照注册人的真实意愿被使用着的商标,即使其使用行为存在瑕疵,亦不应该成为撤销对象。本案中的复审商标在所争议的三年期间按照商标法规定的方式被客观使用着,使用行为一直延续至今,而且实际使用人昆明滇虹公司已在2003年取得了化妆品的相关许可证,解决了生产合法性问题。经过多年的使用,复审商标已经在消费者中形成了良好的声誉和较高的知名度。再审申请人目前已经拥有注册在第三类、第五类、第十类等多个类别上的共计十五枚带中文“康王”字样的商标,并申请了几十枚防御性的“康王”类似商标。其中第五类上的“康王”商标还被认定为驰名商标。复审商标不仅是“活”着的商标,而且与再审申请人所拥有的其他康王商标一起,构成了“康王”品牌整体战略的有机组成部分。按照商标法的宗旨,这样的商标不应该撤销。

  再审被申请人康王公司答辩称:(一)再审请求缺乏事实依据。再审申请人没有有效证据证明与康丽雅公司之间存在真实的商标使用许可关系;再审申请人投有提交与化妆品有关的生产记录、销售凭据、广告宣传等方面的证据,没有有效证据证明再审申请人真实、合法使用了复审商标。(二)再审申请理由没有法律依据。按照商标法实施条例第三条的规定,商标法所称商标的使用,应当是公开、真实、合法的使用。再审申请人提交的复审商标使用证据不仅真实性无法确定,而且不具有使用的合法性。再审申请人关于商标使用行为与商品生产行为是两个不同的法律问题、应分别适用不同的法律评判、商标主管部门只能依据商标法对商标使用行为作出判断和处理的主张不能成立。再审申请人关于三年不使用复审商标是因为政府政策限制造成的、不使用有正当理由的观点更不能成立。因为日化行业并非进入门槛很高的行业,以再审申请人的条件办妥生产许可手续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此外,在行政诉讼再审审查程序中,商标评审委员会及再审申请人收集和提交的新证据都不能作为认定被诉具体行政行为合法的依据。再审申请的理由均不能成立,应当驳回。商标评审委员会认为,其作出的商评字[2006]第2432号决定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是正确的。

  本院经调卷、听证审查查明:案外人北京康丽雅公司1995年4月7日被核准在第3类(化妆品)上注册第738354号“康王”文字商标(即复审商标)。康丽雅公司最后一次参加企业年检的时间是1997年3月20日,自1998年起就未办理工商年检,2001年6月该公司营业执照被吊销。2002年10月18日,康王公司以连续三年停止使用为由,向商标局申请撤销复审商标。商标局于2003年12月17日作出《关于撤销第738354号“康王”商标的决定》,决定撤销复审商标。你公司作为复审商标的受让人,于2004年1月9日向商标评审委员会申请复审。2006年7月26日,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商评字[2006]第2432号《关于第738354号“康王”商标撤销复审决定书》(简称第2432号决定),决定对第738354号“康王”商标的注册予以维持。康王公司不服第2432号决定,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一审法院查明:在商标评审程序中,你公司提交了与康丽雅公司签订的商标使用许可合同,该合同上标明的签订日期为2001年4月25日,证明你公司被许可从2001年4月30日起至2003年10月30日止使用复审商标。你公司还提交了与康丽雅公司签订的商标转让协议,该协议标明的签订日期为2003年5月15日,商标局于2003年9月8日核准复审商标转让给你公司。商标评审委员会在第2432号决定中,对你公司提交的证据3、5、6、17予以采信。其中证据3为“康王”牌防裂护肤霜外包装盒实物两个,显示的生产日期分别为2001年8月14日和2002年9月17日,生产厂家为你公司的子公司昆明滇虹公司,该包装盒上未标注生产许可证及卫生许可证。证据5为昆明滇虹公司与昆明西山时代亨利彩印厂于2002年8月5日签署的《供需合同》,该合同显示昆明滇虹公司委托亨利彩印厂加工20g“康王”牌护肤霜小盒10万只、20g“康王”牌护肤霜中盒1万只及20g“康王”牌护肤霜说明书10万张,交货期限为2002年9月15日之前。证据6为亨利彩印厂出具的书面证明,证明该厂于2000年至2002年为昆明滇虹公司生产“康王”牌防裂护肤霜的配套材料;该证明中无法定代表人签章。证据17为昆明滇虹公司生产的“康王洗剂”外包装盒、昆明友立实业公司(简称友立公司)的证明、友立公司的化妆品生产《卫生许可证》及《生产许可证》;其中,友立公司的证明称,其于2001年下半年受托为昆明滇虹公司加工过化妆品康王洗剂产品;包装盒上所载明的生产批号为010801;卫生许可证与生产许可证中所载明的许可证号与证据17包装盒中所显示的生产许可证及卫生许可证号一致,上述两个许可证均为友立公司所有,但其中生产许可证的颁证日期为2003年5月9日。你公司称友立公司获得该生产许可证的时间并非2003年,该许可证上的时间仅是换证时间,但未提交证据证明。一审法院认为,你公司提交的证据无法证明复审商标在1999年10月18日至2002年10月17日之间已被真实、合法使用,商标评审委员会认定你公司存在真实的使用行为,认定事实错误。一审法院判决撤销商评字(2006)第2432号决定,并判令商标评审委员会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三个月重新作出复审决定。商标评审委员会、你公司不服一审判决,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二审法院经审理认为,现有证据均不足以证明你公司及昆明滇虹公司在复审商标被申请撤销前有实际使用该商标的行为。二审法院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1】本院认为: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第(四)项规定的“使用”,应该是在商业活动中对商标进行公开、真实、合法的使用。从商标法第四十五条的规定来看,判断商标使用行为合法与否的法律依据,并不限于商标法及其配套法规。对于违反法律法规强制性、禁止性规定的生产经营活动中的商标使用行为,如果认定其法律效力,则可能鼓励、纵容违法行为,与商标法有关商标使用行为规定的本意不符。

  【2】商标评审委员会在第2432号决定中采信的你公司证据3、5、6、17,由于没有相关的化妆品销售合同、销售发票、广告宣传资料等公开使用证据予以印证,不能证明你公司按照商标法的规定实际使用了复审商标。由于2002年10月18日之前,你公司及昆明滇虹公司均没有生产、销售化妆品所必需的生产许可证和卫生许可证,不能认定你公司在争议期内合法使用了复审商标。你公司没有提交在撤销申请提出前已经向有关主管机关申报申请材料的证据,无法认定你公司有不使用的正当理由。

  【3】从商标法实施条例第三十九条第二款的规定来看,有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第(四)项规定的连续3年停止使用行为的,他人向商标局申请撤销该注册商标后,如果注册人没有使用的证据材料或者证据材料无效,并且没有不使用的正当理由的,由商标局撤销其注册商标,并不适用责令限期改正的处理办法。因此,你公司关于终审判决违背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立法宗旨的主张,在现行法律法规中没有依据。

  【4】对于你公司在本院审查过程中提交的新证据,由于这些证据不是作出行政裁决所依据的证据,本院不予审查。

  综上所述,本院认为,一、二审法院的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你公司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三条第二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十二条规定的再审条件,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十四条的规定,予以驳回。

  特此通知。

  二〇〇八年十二月二十五日

附件:

相关资讯